<em id="udme9"><ruby id="udme9"><input id="udme9"></input></ruby></em>

<rp id="udme9"></rp>

<nav id="udme9"></nav>

<s id="udme9"></s>

    <button id="udme9"><object id="udme9"></object></button>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鄭永飛:“解剖地球”的“三七教授”

    發布時間:2023-12-12 作者:張柏惠 王瑩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人物小傳

    鄭永飛,1959年出生,安徽省長豐縣人,地球化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1991年獲德國哥廷根大學地球化學博士學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院殼幔物質與環境重點實驗室主任。目前主要從事同位素地球化學與化學地球動力學研究。

    鄭永飛出生在安徽省長豐縣的一個農民家庭,家境并不寬裕,但父母一直堅持讓他讀書、上學。在他的高中時期,除了正常上課,學生們還得參與勞動。這條讀書之路雖然走得艱辛,但在老師們的幫助下,鄭永飛順利高中畢業,并以全區第一、全縣第二的成績考取成為民辦教師。自此,年僅17歲的鄭永飛走上講臺,開始了長達兩年多的鄉村執教生涯。

    在成為教師前,鄭永飛未曾受過正規的師范教育。因此,他一邊從事教學工作,一邊不斷探索教育方法,在干中學、學中干。盡管當時環境簡陋、條件有限,但他一心只考慮怎樣才能更好地把知識傳授給學生。


    image.png

    鄭永飛

    鄭永飛認為,好老師的標準其實很簡單,一是要想辦法讓學生能聽懂你的課并樂意聽下去,二是讓學生下課后能在一小時內就完成布置的作業。不論是早年當民辦教師教鄉村里的孩子,還是后來站在大學的講臺上教授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鄭永飛一直堅持用這個看起來容易但做起來難的標準要求自己。

    小荷才露尖尖角

    1977年高考制度恢復后,鄭永飛順利考入南京大學地質學系,先后獲得本科和碩士學位。大學期間,他刻苦鉆研地質學理論與研究方法,并確定了同位素地球化學的研究方向。為補足相關知識儲備上的不足,他還額外選修化學系和物理系開設給高年級學生的量子化學與原子核物理課程,使他對同位素化學理論有了更深的理解。碩士研究生學習階段,鄭永飛進一步將之前所學知識與地球化學結合并進行探索式研究,自己設計方案并開展野外地質考察和采樣工作。同時,他還參與南京大學“穩定同位素分析實驗室”的建設工作,進行華南花崗巖熱液金屬礦床地球化學研究……這些理論與實踐的積累,為他后來從事同位素地球化學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85年碩士畢業后,鄭永飛被分配到地礦部下屬的南京地質礦產研究所工作。這一年里,他連續發表5篇學術論文,受到地學界同行的關注。1986年,鄭永飛向第六屆國際地質年代學、宇宙年代學和同位素地質學大會連續投稿4篇均被接收,以此為契機,他邁出了向外學習的步伐。之后,他順利申請到赴德國哥廷根大學地球化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的名額,并在1987年登上飛往異鄉的飛機。

    國外讀博期間,鄭永飛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科研成果,多篇研究論文在國際SCI核心學術期刊上發表。1988年的國際地球化學大會上,鄭永飛以一篇題為《巖漿體系的硫同位素分餾》的報告贏得全場掌聲,會議執行主席哈蒙教授當場稱贊說:“這是我目前聽到的最好的報告?!鲍@得博士學位后,鄭永飛又繼續到德國圖賓根大學礦物巖石地球化學研究所做博士后研究,主要進行測定礦物氧同位素分餾系數的實驗。兩年中,他曾多次在國際學術會議上發表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成為當時頗受德國地球化學界關注的青年學者。與他共事的德國同事曾評價說:“他很敏銳,能在上千篇文獻中很快找出與之相關的工作?!?/p>

    1993年,鄭永飛結束留學回國后,研究重點轉向大陸板塊深俯沖及地球化學。1995年,鄭永飛榮獲中國地質學會第五屆“金錘獎”和“優秀留學回國人員”稱號。一路走來,鄭永飛積極推進教學改革,主持制定面向21世紀的課程體系,組織骨干教師開展科研攻關。隨著科研成果的不斷產出,鄭永飛逐漸成為中國地球科學領域的領軍力量,并于2009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這一個個成就的取得,離不開鄭永飛的刻苦鉆研。

    “三七教授”的夢想

    1993年,離開祖國6年的鄭永飛作了個決定:是時候回去報效祖國了。對于回國這個選擇,他有自己的思考和準備。

    那時,鄭永飛發現,中國在地球化學領域的研究水平與德國等發達國家存在差距,正因為如此,他意識到祖國十分需要像自己這樣學有所成的海外學子歸國報效。鄭永飛認為,身為中華兒女,為振興中華作出貢獻是責無旁貸的義務。

    滿懷一腔報國熱血的同時,鄭永飛也有著冷靜的思考。

    中國土地遼闊,擁有世界上許多國家無法企及的豐富的地質資源。如果能把在發達國家所學的先進經驗、技術和研究方法帶回中國,在中國的土地上繼續開展研究,那么中國一定能逐漸縮短與發達國家在研究方面的差距,甚至形成自己的獨特優勢。

    正當鄭永飛為歸國進行規劃時,鄧小平的“南巡講話”讓改革春風吹遍了神州大地,緊隨其后便是科教興國戰略的提出,時代的浪潮撲面而來。盡管回國后短時間內仍面臨研究工作存在差距、生活條件存在困難、人際關系方面存在差異等問題,但鄭永飛相信,正視并正確對待這些困難與客觀現實,在任何情況下都保持對科研的激情、對祖國的熱愛,定能克服日后將要面對的每一個困難。個人意愿與時代機遇的相加,成為促使鄭永飛作出回國決定的一大推動力。

    回國后,鄭永飛被安排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系進行研究工作。起初,由于地球和空間科學系辦公用房緊張,鄭永飛不得不暫時在家辦公。直至半年后,他才與兩位助手申請到一間面積不大的房間進行研究工作,因此,這間屋子既是辦公室又是實驗室。

    國內的簡陋環境與鄭永飛在德國一人一間寬敞辦公室的辦公條件相比可以說是天差地別,但他并未怨天尤人,而是擼起袖子自己干。他帶領助手把之前的設備零部件全部拆卸下來,組裝成之后會用到的儀器設備,還自行研制出礦物低溫化學合成裝置。鄭永飛心中總有一股不服輸的勁,他認為外國有的,我們也一定能通過自己的雙手創造出來。

    兩年后,學校經多方協調終于騰出一處150平方米的完整場地給鄭永飛做實驗室,使他的科研工作在“空間”上有了大幅改善。雖然實驗室的設備還沒來得及更新,但鄭永飛秉持著“不等不靠”和“先做起來再說”的思想,帶領團隊自發建成三種最常用的樣品化學制樣真空系統,以及別具特色的礦物低溫合成裝置和數據處理系統。同時,他還積極與其他院校開展合作,借助他們的設備和條件來推進研究工作。

    回國后,鄭永飛的研究方向聚焦到大陸板塊深俯沖及有關地球化學的問題上,并在此后10年中,堅持不懈地進行理論探索與技術攻堅。

    10年間,他每天早晨7點左右上班,晚上7點左右下班,一周工作7天,因而被同事戲稱為“三七教授”。除了出差,鄭永飛幾乎每天都待在實驗室里設計實驗、分析數據、閱讀文獻、討論工作,有時為了靈光一閃的想法,他甚至會連續十幾個小時“泡”在實驗室里進行研究論證。

    10年來,鄭永飛一直堅持親自參與重要實驗、親自分析重要數據。十年磨一劍,根據同位素年代學和地球化學證據,鄭永飛最終成功證明大陸板塊的俯沖和折返為“快進快出”過程,并由此產生了“油炸冰淇淋模型”。在此基礎上,他繼續深入鉆研,帶領研究團隊進軍俯沖帶化學地球動力學這個國際前沿學科,隨后又成功證明板塊構造在大洋和大陸俯沖帶的運行規律具有一致性,先后在國際刊物上發表58篇學術論文,SCI檢索他引約2000余次,有關成果得到國內外同行的高度認可。

    “應用同位素研究板塊構造的意義非常大,比如探尋礦產資源時,過去在哪里找,現在在哪里找,將來在哪里找,這些問題的答案都可以從板塊構造里找到。再比如研究自然災害,地震出現在哪里、什么時候出現、為什么會出現等問題,也都離不開研究地殼同位素和了解板塊構造?!编嵱里w用深入淺出的語言,揭示了他堅持研究和“解剖地球”的意義。

    行進的步履永不停歇,展望未來,鄭永飛仍葆有向上攀登的初心?!拔乙恢北е环N學習態度,在研究水準上向高水平國際同行看齊,在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上力求創新?!?/p>

    潤物無聲灑春暉

    鄭永飛回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工作后,除了潛心研究,更是將很多精力投入本科生教學和研究生培養的工作之中。

    鄭永飛認為,師生雙方在科研道路上是相互學習、相互扶持的關系,老師應指導學生循序漸進地學習知識、掌握本領、提高能力。德國多年的學習和工作經歷,讓鄭永飛認識到雙向互動式教學對創新性人才培養的重要性。他認為,教學不應該“滿堂灌”,而是要充分發揮學生的主體地位?;貒?,他便開始在自己的課程中實踐互動式教學方法。他將課堂的時間一分為三:1/3用于教師講解,1/3用于學生講解,1/3用于師生討論,把教學的著力點放在培養學生對知識的接收和理解能力上。

    對于教師在課堂中的作用,鄭永飛認為,教師知識量的多少和備課的好壞,是能否上好每一堂課的關鍵。每次上課前,鄭永飛都會提前列好講授提綱,厘清本堂課的教學重點和難點。講課時,他常以生活中淺顯易懂的現象作為例子來解釋復雜、特殊的科學定律,深受同學們的喜愛。在講解到經典定律及方法時,他還會千方百計地埋設許多“接口”,將自己或其他學者的最新研究成果作為實例穿插其中,讓學生在課堂上及時了解到學科的前沿動態。

    除了承擔高年級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專業課授課任務,鄭永飛還指導著十幾名博士、碩士研究生。鄭永飛認為,培養高水平的科技人才,不僅要營造良好的學術環境,更要保持嚴格的學術標準。具體到對研究生的指導中,他認為在教授新知識時,導師應在指導學生前自己先學會,然后才能去指導。

    在日常的指導中,鄭永飛經常鼓勵學生不斷嘗試與探索。他通常會提出一個大的研究方向讓學生自己去探索,如果在過程中遇到問題,他會讓學生先進行獨立思考,勇于提出自己的想法。在與學生討論的過程中,他會結合學生的想法提出自己的觀點。鄭永飛傾向于讓學生在研究過程中不斷實踐,因為實踐本就是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在試錯的過程中不斷發現問題,尋求解決的方法,從而解決問題。

    徐寶龍是鄭永飛回國后培養的第一位碩士研究生,他的學位論文經過鄭永飛的悉心指導,成功發表在國際頂級地球化學刊物《地球化學與宇宙化學學報》上。這篇論文是鄭永飛在大年初一修改出來的?;貞浧疬@段往事,鄭永飛說:“那是1998年的農歷大年初一,家里還沒通暖氣,特別冷,在家總看電視又覺得沒意思,于是就翻開了學生剛寫的英文論文,逐字逐句地修改起來?!?/p>

    徐崢曾是師從鄭永飛多年的博士后,他說,鄭永飛對待自己學生的論文從來都是一絲不茍的,無論從選題、文獻閱讀、實驗設計,還是到后面的結果分析、論文寫作,從來都不會缺席。特別是對于學生需要投稿的論文,鄭永飛總要反復修改與推敲,哪怕是字體、行距、標點符號、圖表中的各個標識等細節他都不會輕易略過。因此,學生的每一篇論文在發表前,往往會經過鄭永飛十幾遍乃至幾十遍的修改,過程中遇到任何問題,他都會及時標注出來與學生進行討論交流。這個反復打磨的過程不僅保證了論文的質量和水準,同時也鍛煉和提升了學生的論文寫作水平。

    鄭永飛對科學前沿和國際最新動態具有敏銳的感知力和深邃的洞察力,總是從有利于人才成長的角度,盡力為學生和青年教師提供各種幫助。他常鼓勵年輕人開拓視野、敢闖敢干,形成自己的特色。為了拓展學生的國際化視野,將學生帶到研究的最前沿,鄭永飛每年都會提供經費資助,選派一些研究生參加國際地球化學年會,他的研究生幾乎都參加過國內外學術會議并作研究報告。陳伊翔教授說:“在他的帶領和支持下,我們地球化學學科的人才成長態勢喜人,近幾年來已有10余名青年教師,獲得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或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資助,成為本領域具有重要國內甚至國際影響力的青年才俊?!?/p>

    年輕的思想、堅實的探索才有可能獲取更新的成果。鄭永飛認為,雖然現在自己的年齡大了,不少經驗可供后來者借鑒和學習,但青年的新思維新想法更能激發自己新的思考。培養學生其實也是升華自己的過程,在鄭永飛心中,師生雙方是在科研道路上的一對朋友。

    執教30余年,鄭永飛始終希望能夠將更多精力投入教育教學,他一直期望老一輩科學家與青年一代學生能有更多交流與借鑒的機會,助力我國科研道路的常新。(作者張柏惠系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王瑩系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馬克思主義學院2022級碩士研究生。本文為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宣傳文化部項目“二十大精神引領下新時代地質學家優秀學風宣傳”[XFCC2023ZZ077]階段性成果)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12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scukq.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亚洲中文字幕在线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免费shipin_一级片免费视频_99精品久久久中文字幕不卡
    <em id="udme9"><ruby id="udme9"><input id="udme9"></input></ruby></em>

    <rp id="udme9"></rp>

    <nav id="udme9"></nav>

    <s id="udme9"></s>

      <button id="udme9"><object id="udme9"></object></button>